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佚名

佚名的全部作品集

黑道大佬甜妻宠上天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大老太腹黑甜妻宠上天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北境守护杨辰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五年前,为了能让自己配得上她,他不辞而别。五年后,他携一身惊天本领,荣耀而归,只是归来之时,竟发现自己多了一个女儿。

沈婉宋恒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打赢了一场离婚官司的金牌律师沈婉,在去巴厘岛的飞机上穿越了,穿越在了一个与她同名同姓的,因为丈夫娶平妻,想不开跳水自杀的将军夫人身上。她原本只想好好养好身体,谋划谋划,和这大猪蹄子和离了,自己过逍遥日子去。可这白莲花小老婆却非要来招惹她,原主的一对儿白眼狼儿女也给她找麻烦。无法,她只得用事实告诉她们,姐姐不是你想惹,想惹就能惹的......

天命神婿陈黄皮叶红鱼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我出生那天,天降异象。为了让我活命,退隐的爷爷为我订亲续命。二十年后,因为爷爷给的一场造化,已成首富的未婚妻一家,却与我退婚。他们太低估了我爷爷的实力,太小觑了我的背景,结果报应来了......

少年风水师吴峥小说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爷爷去世的时候,轰动全城......

乘风少年吴峥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爷爷去世的时候,轰动全城......

南景战北庭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上一世的南景痴心错付,付出所有,换来一句你配吗?家破人亡,遭人暗害,她死在那个无人知晓的凄惨雨夜。一朝重生十八岁,强势来袭,打脸复仇虐渣渣!决心抱上某个大佬的腿,却一个不留神,被他拐到身边,宠上天!她放火,他添柴。她虐渣,他护航。于是人尽皆知,传闻中权势滔天不近女色的战家六爷,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降得服服帖帖!大佬冷哼:“我愿意!”直到某一天,她双重身份曝光,无数马甲掉落,众人才知,哪

神医狂妃甜且娇秦偃月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她是医学天才,穿越成东陆王朝又蠢又坏的秦家大小姐。世人辱她,欺她,毁她!她左手握毒丹,右手手术刀,虐得各路渣渣瑟瑟发抖。他是闻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爷,冷酷绝美如仙人,嗜血可怖如阎罗。“娘子,你治好了我的病,我就是你的人了。”“说好的和离呢?”秦偃月看着阴魂不散的男人,一脸黑线。“和离?本王刚去月老祠求来了红线,正好试试能不能拴得住娘子?”七王爷手持红线步步逼近。腹黑夫妇强强联合,在线虐渣。

幸孕宠妻战少晚安洛诗涵战寒爵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,索性顶着草包头衔,不仅设计了他,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。惹得战爷肺气炸裂。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。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:“乖,跟我回家!”“我有条件?”“说!”“不许欺负我,不许骗我,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,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,一想到我就要笑……”“依你!”路人倒地: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?战爷表示很无奈:自己调教

神级医婿林炎柳幕妍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绝世神医,盖世国手,世人称他为在世华佗,回到家岳母却拿他当保姆使唤。

凌依然易瑾离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深城首富易瑾离的未婚妻死亡,车祸肇事者凌依然被判入狱三年。她出狱后,却意外招惹上了易瑾离。她跪在地上求他,“易瑾离,你放过我吧。”他却笑笑,“阿姐,我永远都不会放过你。”都说易瑾离冷心绝情,可是却把一个坐过牢的环卫工宠上了天。然而当年的车祸真相,却把她对他所有的爱都摧毁了,她从他身边逃离。多年后的一天,他跪在了她的面前,“依然,只要你回到我身边,怎么样都可以。”她冷冷凝视着他,“那么你去死

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霍明澈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顾九辞霍明澈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大佬甜妻宠上天顾九辞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腹黑大佬甜妻宠上天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暖婚霸爱:傅少,早安!姜暖傅淮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成为傅家傻子大少傅淮的未婚妻后,姜暖的日常只有三件事:喂他吃饭,给他洗澡,哄他睡觉!简而言之就是伺候他!伺候他!还是伺候他!而遇见姜暖以后,傅淮的日常也只有三件事:亲亲,抱抱,睡觉觉!姜暖以为,她守着的是个心智不全的傻子,余生便得过且过了,未曾料到,有朝一日,那个众人眼中的笑柄、不屑鄙夷的男人会成为光芒万丈的存在。一场群而攻之的夜宴,身陷囹圄之时,那个男人强势将她揽入怀中,睥睨全场,霸气宣

重生第一宠:大佬甜妻宠上天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顾九辞被渣男贱女联手陷害,从豪门千金沦为废物,家破人亡,众叛亲离。直到临死才知道自己错爱一生,辜负了那个用生命爱她的霍明澈。重生归来,她还是顾家那个嚣张跋扈的恶魔千金,只不过——这一世,顾九辞抱紧霍明澈的大腿,满眼崇拜:“老公,我要手撕渣男,脚踩贱女,跟你好好过日子!”霍明澈:“好,都依你!”

帝天西北战王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龙神战王帝天钧韩画雪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卸甲枭雄帝天钧韩画雪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西北战王帝天钧韩画雪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最强狂神帝天钧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西北战王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龙神战王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龙神战王帝天钧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帝天钧韩画雪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狂神帝天钧韩画雪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南初月君北齐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她是前朝郡主,西离南家的嫡长女,更是东城国的第一美人。却瞎了眼,错付良人,被剖腹杀子。如今得幸重生归来,必然手撕渣男贱女。南家一百一十四口人的命,定要他血债血偿。

西北战王帝天钧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他,是西北战王,守护夏国山河以北,镇守大西北整整十三年。镇守期间,六国无人造次,戎马十三载,立下无数战功!今日,我帝某归来,便要仇家血债血偿!

坏坏王爷放肆爱凤倾倾轩辕慕景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凤倾倾重活一世,才知“深情”未婚夫渣,“热心”手帕交毒,而对她生死不弃的,却只有那个她最憎恨的摄政王夫君。吓的她赶紧抱紧摄政王的大腿:“我乖,我怕,我……求和!”男人邪魅一笑:“好,榻上合!”

秦依江衔

其他 / 排行榜 连载

十八岁那夜我医了他的命,却医不了我自己的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