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505章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「鹿竹。」

沈今召走上前来,从前开朗的少年,此刻脸上似乎是覆盖了一层阴霾,挥之不去。

他看着殷鹿竹,犹豫了片刻,终究还是道:「你留在北国吧。」

闻言,殷鹿竹不可置信的朝着他看了过来,「你将姬砚沉带走,我自己想办法。」

「鹿竹!」

沈今召的嗓音大了些许。

「你可知为什么来救你的会是相国府兵?」

殷鹿竹看着沈今召,心中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。

沈今召微不可闻的叹息出声,「岁宜公主第一时间便带着你的书信去了皇城,却被君上留在了宫中,幸而入宫之前她与兄长通了气,此刻,兄长才能命我来营救。」

「鹿竹!这些年来,你锋芒毕露,君上根本不想让你活着回到大殷。」

沈今召的话在殷鹿竹的预料之中,当想相国府兵出现之时她便知道了。

只是,亲口听到旁人说出来,心里还是觉得有些难过。

她知道那顾庭芳素来阴险,从前留着殷鹿竹,是因为她无能,不能继承驭冥军,不能令驭冥军心服口服,后来留着她,是因为想让她帮自己排除异己。

如今,是觉得她没有用了么?

眼睛忽然有些酸涩,那朦胧的雾气遮住了眼睛,连人的表情也看不清了。

玄卿坐在马背上,隔着一段短短的距离,他就这般瞧着殷鹿竹。

瞧着她明明心中难过,却要执拗的勾起唇瓣的模样,他眸色黯了黯,心中没由来的有些烦躁。

他轻哼一声,策马上来。

「滚吧!你楚湘王府功高震主,你便是回去,等待你的也终究会是一死,孤又何必白白背了这个恶名!」

听见玄卿的话,殷鹿竹慢慢的抬头朝着他看了过去,眼睛红红的,满脸怒气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