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483章 到底经历了什么不堪的事儿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姬砚沉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,寡淡的看着别处,“傅氏先人你都敢亵渎。”

他一句话落下,而后,宗祠便是一阵诡异的寂静。

殷鹿竹突然就不说话了,她抬眸瞧着了一眼牌位上的字,眼底有些荒凉,有些哀痛,却在姬砚沉看过来的时候,尽数消失不见。

昏暗的烛火下,只见她一脸鄙夷的看着姬砚沉,那目光,要有多嫌弃就有多嫌弃。

姬砚沉抿了抿唇瓣,“你哪里学来的这些淫词艳曲?”

他似乎是很在意这个,从刚刚开始,便一直都没有放下,像是得不到答案便无法安心那般。

“姬公子。”殷鹿竹语气慵懒的轻轻唤他,“从前我都不知道你竟是这般的虚伪,方才你明明都听得入迷了,如今倒装起清纯来了,咱能坦诚一点么?”

姬砚沉面色微红,他轻轻侧过头,低语,“孟浪。”

殷鹿竹挑眉,“孟浪么?”

“我这些书,我殿里还有很多呢。”

“以后少看些那种东西。”姬砚沉那令人迷醉的声音带着丝丝的不悦,低低的响了起来。

殷鹿竹看着他这般害羞无所适从的模样,忽然道:,“姬公子,你有过女人么?”

闻言,姬砚沉眼眸一凝,在殷鹿竹的目光之下,起身,清冷高贵的走了出去。

殷鹿竹:“……”

她其实就是随便问问,他这是个什么态度?

所有有还是没有?

正当殷鹿竹一脸懵逼之时,长桉面色复杂的走了进来,“世子,姬公子让属下转告你。”

“啥?”

“他从未有过旁的女人。”

“旁的女人?”

殷鹿竹不解的皱起眉头,“这话听着,怎么觉得他如今有了女人似得?”

长桉扶额叹息一声,这才注意到所处之地,他一惊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