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411章 相国,人言可畏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「呵呵。」殷鹿竹尴尬的扯了扯嘴角,默默的将自己的手拽了出来,「相国怎么来了?」

沈南箫垂眸看着她,眸色汹涌,「我在南疆找了你许久,才知你竟落入北宫,北帝可有为难你?」

殷鹿竹点了点头,「为难了。」

沈南箫的呼吸险些卡住,他满眼皆是自责。

「是我不好,是我……」

「咳咳咳!」

一旁的殷景朝忽然就咳了起来。

这骤然而来的声音也将沈南箫的神智拽了回来。

他一愣,默默的后退些许,和殷鹿竹留了一段距离,这才看向了一旁的殷景朝。

他温润有礼的行了一礼,「见过王爷。」

殷景朝目光在他和殷鹿竹身上扫过,当即便明白了什么。

当初,傅府大难临头,傅御史将傅绾笙托付给了沈南箫,后不知为何,她竟撞柱而亡。

而这相国素来冷情,便是公主的青睐,他也不曾半点放在心上。

从前恨不得将鹿鹿除而后快,如今,竟这般挂着念着,怕是,知晓了她的身份吧。

「相国,人言可畏。」

丢下这么一句,殷景朝也没有多做停留,任由殷屏推着出去了。

一时间,偌大的屋内便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存在。

殷鹿竹看着沈南箫,见他似乎疲惫了许多,面上还有着未消退的沧桑。

「多谢相国记挂。」

她的话,让沈南箫怔了怔,「你我之间,何须如此见外。」

「绾笙……」

殷鹿竹来到桌边坐下,她抬眸看着沈南箫。

从前的沈南箫,寡淡清冷,而那种寡淡,需要日积月累的堆砌,还有太多春风秋月的故事去慢慢沉淀,删去繁复,留下清简,裁去冗长,留下素淡。

而今,他依旧是权倾朝野的当朝相国,可却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