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400章 是不可将就的唯一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殷鹿竹缓缓退出他的怀抱,她仰头看着他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,就在这么一瞬间,居然在玄卿的眼里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期待和小心翼翼。

她的沉默,像是一柄利刃***了玄卿的心瓣,在瞬间便血流如注。

他后退一步,有些仓惶道:「一时胡言,不必放在心上。」

「我愿意啊。」

殷鹿竹嗓音轻轻的,像是一根羽毛划过心间。

就在这一刹,玄卿仿佛听到了自己心弦断裂的声音,他墨色的瞳孔也在瞬间泛起了亮光。

「你……你愿意?」

他原本以为,殷鹿竹心高气傲,成为他的后妃定也不是不愿意的,可此刻,她却说愿意。

「为,为何?」

玄卿微微错开与殷鹿竹对视的目光,生平第一次感到了心慌,心慌到连直视一个人也做不到。

殷鹿竹上前,她双手轻轻的抱住玄卿的腰,笑意盈盈,「从前不是就说过么,心悦玄卿,从始至终。」

「无论天涯海角,碧落黄泉,你在,我便心安。」

玄卿猝不及防的湿了眼眶,他紧紧的将殷鹿竹拥入怀抱,像是再也不要放开那般。

「殷鹿竹,你所言当真么?」

玄卿抱着殷鹿竹,那闷闷的声音便传入了她的耳中,他像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在寻求最后的肯定。

「那沈南箫呢?」

「沈今召呢?」

「姬砚沉呢?」

「你都不要了么?」

殷鹿竹点头,嗓音带着撩人的气息。

「其他人是头顶星辰,是南迁候燕,你不一样,你是老潦笠翁,是秋隔遗音,是百鲜正艳时,独取一枝,佩于胸前。」

「玄卿于我而言,是不可将就的唯一。」

玄卿的心,就像是寒冰铸就的高墙,遇火及化,一推即倒。

他不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样的,可眼下,他想要珍惜眼前的人,即便知道她非善类,即便知晓,她是开在权谋中的花,需要用鲜血浇灌,可此刻,他想赌一赌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