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303章 当,脊杖致死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白芷希站在门口,她目光冷佞的扫过张家德,“那我便在这里等,等到君上愿意见我为止。”

见她态度坚决,张家德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便安静的站到了一侧。

乔岁宜走进昭德殿,她一眼便看到案桌前批阅奏章的人。

他一袭白衫,那满头的墨发好似上好的云烟绸缎那般,柔顺的自肩头流泻而下,只是看着,便心生绮念。

走上前,她至今来到他跟前,“相爷。”

沈南箫抬眸淡淡的扫过跟前的乔岁宜。

她落落大方,眉目清冷,有一种沉淀在骨子里的高贵和骄傲。

“见过公主。”

他语气轻缓,却透着一抹轻易便可窥探的冷漠和疏离。

对于他这番态度,乔岁宜似乎是早已经习惯那般,可即便如此,心中还是有些难言的酸涩。

“皇,皇兄呢?”

“出宫了。”

乔岁宜没有再多问什么,只是静静的看着沈南箫。

这个人,从第一次初见,他便在自己的心中发了牙,然后,生了根似得疯长,到了如今,早已森林密布了。

她没有多问,因为知道,他与皇兄决定的事儿,任何人都改变不了。

而皇兄,他既然出了这皇宫,便说明有重要的事儿。

乔岁宜上前一步,她在案桌旁坐了下来。

“相爷,我为你磨墨。”

说着,她便半点含糊都不曾有的拿起了桌上的砚。

沈南箫好看的眉头微不可见的蹙了一下,“不必了,公主乃金枝玉叶,这些事儿,无需你。”

乔岁宜手上的动作未停,“可是,我想替你做点什么。”

放下手中的笔,沈南箫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。

听着他的叹息,乔岁宜磨墨的手当即便僵住了,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对面的男人。

她什么都怕,就怕惹得他不悦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