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205章 身为女子,还是纯良些好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警惕的看了一眼殷鹿竹,时越道:“此事最好与殷世子无关。”

“自然与我无关,堂堂男子汉大丈夫,俯仰不愧于天地,是我干的便是我干的,不是我干的,谁也别想把这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!”

瞧着她这一副慷慨激昂的样子,时越轻哼一声。

“如此,我便回宫复命。”

“慢着。”

就在时越要离开之际,殷鹿竹开口叫住了他,“就因我与曹继伟有争执,你便以为是我杀的他,那相国还踩了他呢?怎不怀疑他?”

“哼!”时越冷哼,“相国风光霁月,高风亮节,岂是那阴损之辈!”

听着时越的话,殷鹿竹面色却是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。

这逼人是半点不会说话啊!

意思她便是那阴损之辈了!

寒着一张脸,她道:“滚!”

时越黑着脸瞥她一眼,大步走出了府邸。

“呵!”一声极度讥讽的低笑传入耳膜,殷鹿竹扭头看去。

阴影处,站了许久的姬砚沉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一幕,他神色淡淡,衣袂飘飘,很难让人看出此刻在想什么。

四目相对,殷鹿竹笑得妖娆魅惑。

“哟,庸医啥时候来的,今日没睡个午觉么?”

“睡着了,但被吵醒了。”

姬砚沉缓步走了上来,穿着雅致,如梦似幻,整个人仿佛是开在河间上的青莲,美而淡雅,也好像是长在雪山之上的白桑花。

只可远观,不可亵玩!

他在殷鹿竹跟前停住了脚步,叹息声似有若无的溢出。

他轻抿唇瓣,想说什么,终究是一言不发。

一时间,谁也没有说话,便这样静静的站着,许久之后,姬砚沉道。

“曹继伟,是你杀的。”

“……”听着他话语里的笃定,殷鹿竹眨了眨眼睛,“瞎说什么呢,我不是那种草菅人命之人。”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