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197章 世子不必如此激动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白皙的手指在此刻染上了灼目的血迹,他的额头上也浮现出了细密的汗水。

殷鹿竹望着他,发现这个男人手下的力度竟与他此刻黑着的脸色不一样,格外的轻柔。

暖色的琉璃灯火照在他的脸上,此刻他这认真的模样,竟奇迹般的透出一股禁欲的气息。

那目不斜视又专注的样子,让殷鹿竹倒是还生出了一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。

于是,她想要拒绝的话又狠狠的憋了回去。

姬砚沉有条不紊的将纱布缠在殷鹿竹伤口之上,随着他的靠近,那药香味传入鼻翼,让殷鹿竹心口微颤。

将纱布缠好,他后退些许。

也不乱看,甚至也不曾与殷鹿竹对视,只是将她的衣服一件一件拉上,完完整整的系好,收拾药箱,所有的动作一气呵成。

殷鹿竹轻咳一声,老脸难得的一红。

奉安殿内,淡淡的血腥味弥漫着,也寂静的厉害,只听得见如雷的心跳声。

分不清是谁的。

彻底收拾完一切,姬砚沉这才将那刺入殷鹿竹脖颈的银针拔了出来。

得到自由,殷鹿竹轻轻抚摸过腹部的伤口,“毒,解了么?”

他轻垂着眼眸,“嗯。”

闻言,殷鹿竹重重的松了一口气。

站起身,她朝着端坐在一侧寡淡冷漠的男人扯了扯嘴角,“谢谢哈。”

姬砚沉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,冷漠的站起身,提起了身畔的药箱,直接将她漠视成了空气。

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,殷鹿竹尴尬的咳了一声。

这庸医莫不是以为捏住了她的把柄就可以为所欲为了。

不过,捏住便捏住了,闹到君上跟前,大步了治这楚湘王府一个欺君之罪,倒是还省事了呢。

只是这样,就杀不了沈南箫与荣国侯府了,倒是也有点亏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