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96章 不知相国可否让望月一观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“郡主,送画不如自己会作画,我朝相国沈南箫可是绘得一手好画啊,可与大师媲美。”

这白言辞自那望月出现之时便两眼放光,就连荣国候也是对他频频点头示意此女可为荣国侯的儿媳。

可若被沈南箫捷足先登了呢?

他们不会反目么?

沈南箫安静的坐在那,听到殷鹿竹的话,他眉头轻轻蹙了一下,眼底,似有不悦。

望月一脸期待的看向他,当看到他时,眼底划过一抹惊艳。

原来,这便是大殷相国,沈南箫。

比如其余两位这位白公子,当真惊艳,还多了几分出尘之气。

她柔声问道:“不知相国可否让望月一观。”

“抱歉,本官之作难登大雅之堂,是殷世子浮夸了。”

他的嗓音像尘封许久的酒,清澈醇厚,萦绕在耳际,挥之不去。

被拒绝,望月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,却也没有胡搅蛮缠,只是看向了顾庭芳。

“君上,这是我北国郡主呈递的国书,里面言,将望月献给君上……为妃。”

瞧着呈递到自己跟前的国书,顾庭芳面色微僵。

他抬眸看去,只见底下的臣子皆是一副欣慰的模样,有几位老臣甚至红了眼眶。

那模样,就犹如一个年迈的父亲终于等到儿子成家立业一般。

顾庭芳抿了抿唇瓣,他将国书合上。

“此事不急,郡主先住行宫吧。”

闻言,众臣面色皆是一僵。

行宫,那可是数月数年都有可能见不到君上一次啊。

瞧着这一幕,殷鹿竹只觉得这顾庭芳有些好笑。

没再掺和这里的事儿,在一片乱糟糟中,她提着酒壶便朝着殿外走去。

来到殿外,她随意找了个石头靠着,仰头看着天空的明月,她默默的仰头喝了一口酒。

鲜衣怒马和风烟俱净,似乎,只隔了一剪光阴。

Loading...

未加载完,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关闭广告屏蔽】。

使用【Firefox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!

移动流量偶尔打不开,可以切换电信、联通网络。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