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下棋(二合一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在上一次雪化后第十日, 京都里又开始下起雪,也就在这个时候,一张张描金请贴从长青侯府送了出去。

龚茹月拿着了这张帖子, 手指捻着金贴,看着乔宜贞,语气阴阳怪气:“哎呦,还知道要请我去他们的生辰宴, 我还以为您贵人多忘事, 把我这个婆婆都给忘了, 我好歹还是孩子们的祖母呢, 实在是不像话,是不是青霄?”

池青霄从母亲的手中拿过了帖子,看着上面的字已经初见风骨, 这是双生子的字,不知道是哪一个的字,但是已经真切比他的字要好了。

大哥袭爵,因为有一个高门贵女做妻子, 生下了三个嫡子都教养的很好, 大少爷在飞鹿书院读书,这两个小的假以时日只怕也要入飞鹿书院。

想到了这里, 他啪得一下把帖子反扣过来, 不想再看请帖上的字迹。

池青霄:“大哥大嫂是诚心请我们去生辰宴?”

池蕴之、乔宜贞今日里穿得厚, 显然这个决定也是对的,自从长房、二房搬出了这件侯府,明明一样的装潢, 正厅里却透露出荒凉之感。

炭火烧得不足,房间里到处都悬挂厚厚的毛毡挡风, 婆子、丫鬟们脸上煞白,偶尔还会听到跺脚取暖的声音。

池蕴之虚碰了一下茶盏,他现在在外,也学会了不碰来历不明的食物和水。

放下了杯盏,池蕴之脸上带着淡笑:“老夫人是我生母,是宜贞的婆婆,也是子晋和长生的祖母,至于说三弟,我的孩子们也要喊一声三叔,在礼数上,定然是要做周全的,这不,我就和宜贞亲自过来送帖子。”

不说诚心不诚心,只说夫妻双方都来,这话说的圆滑又藏了点刺,冷不丁地让人不舒服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