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六十二(二更合一)(救命啊!秦楼快被噎死啦!...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秦楼把一根草杆衔在口中, 任由香气蔓延在舌尖,逐渐沁入识海。

这是他从小便有的习惯,被许多人评价过幼稚, 但秦楼乐在其中。

青草的气息清冽干净,带着一股凉丝丝的甜, 能让灵台顿时清醒, 也让他得到仍然活着的真实感。

只是现如今,即便衔着草叶, 当他放眼望向身边的时候,还是会不由自主觉得像在做梦。

出关之前,云衡与骆明庭对他说起过家里人的现状。

爹娘还是老样子,虽然顶着苍梧仙宗掌门人的身份, 却从来都闲不住, 不是在外斩妖除魔, 就是赶在斩妖除魔的路上。

如此一来, 他那个毫不熟悉的亲妹妹同他没什么两样, 也很少受到来自父母的照料。

至于秦萝,对她一年到头的评价离不开两个词语:顽劣不堪, 娇生惯养。

听说江逢月的亲传弟子名为楚明筝,因天赋过人,颇得前者青睐, 秦萝由此记恨于心,一心认为被夺走了娘亲的疼爱与注意, 对楚明筝态度十分恶劣。

他看罢觉得好笑,对待一个亲传弟子便如此排斥, 不知秦萝见到他这个亲生兄长,届时会作何感想。

大概会气得一声不吭吧。

在深山闭关这些年, 脑海里的梦境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越来越清晰。他一遍又一遍地体验绝望、孤独与背叛,久而久之,居然习惯了那种被万人憎恶的感受。

此次出关,秦楼做好了被嫌弃到底的打算。

可是……一切似乎与想象中截然不同。

秦萝与楚明筝的关系好到离谱,听说每晚都要跑去人家房中睡觉,平日里总把“小师姐”挂在嘴边,倘若得了空闲,还会整个贴在楚明筝身上,如同趴在树上的熊。

她也并不像信件里所说那般孤僻古怪,身边有不少年岁相仿的朋友,最为匪夷所思的是,从锦衣玉食的世家小公子,到浸在血泊里长大的魔修妖修,居然全都被囊括其中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