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第六十九页(绵白糖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下车后, 周谧把耳机盒交了回去,停在原处没动,说要帮张敛打辆车回去。

但男人岿然不动, 执意要送她到楼下。

周谧最后妥协,跟他并排走进了小区。

周谧租房的小区并非新住宅楼,虽是小高层,但内部环境跟之前家里差不太多, 路面狭隘, 地灯路灯是显而易见的少维护少保养, 所以两人映在水泥地上的影子都稍显黯淡。

但一高一低看起来依旧是适配的。

张敛行在外侧, 周谧有点失神地盯着, 这段路夜风轻浮,海棠花枝摇曳, 他们走得慢慢悠悠。

到楼下时, 周谧回过头:“好了,你回去吧。”

说这话时, 她并没有仰头看张敛,只望着他近在咫尺的衬衣布料。他今天穿的是偏修身的款式,结实的胸膛轮廓被白色的皱褶线条隐约勾出。

面前的身躯半晌未动, 周谧忍不住抬眸看了眼, 却发现他正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。

他眼里的情绪像滚烫浓稠的柏油,周谧神思一沸,生怕误入,飞快地偏开了眼。

她的手腕又被捉住。

周谧往反方向拉扯两下,没脱开, 就扬臂去推他,带些发泄的架势, 随即被他死死按压在左胸口。

周谧一怔。

她清晰触摸到了张敛的心率。

力道是那么具体,像没有任何阻碍与间隔,好像把心脏交到了她手里,又融进去,变成了她掌心的一道神经。

周谧的情绪和身体都在柔化,张敛胳膊一抬,把她按来怀里。

天啊……

周谧鼻头一酸,心头只能闪过这个浮夸的措词。即便时隔已久,他的怀抱都是一切关乎“沉沦”和“踏实”的形容词,好像她的壳,她的茧,她的豆荚,她的巢窠和岸屿。

“我很想你,”他的下巴轻抵着她额头,重复:“周谧,我很想你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