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01401 天平(一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<!--go-->

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

八百里分麾下炙,五十弦翻塞外声,沙场秋点兵。

马作的卢飞快,弓如霹雳弦惊。

了却君王天下事,赢得生前身后名,可怜白发生。”

这一首出自南宋豪放派诗人辛弃疾的《破阵子》以草书之形跃然纸上。

书法讲究形,更在于意。

能于挥毫间展现胸中气度,个中境意方才是书法。

吴汀柏站在这间古朴书房中,负手而立,眼前看着的是这墙上的诗,心里思量的却是最近这些年的事。

少许,门外有一人款步而来。

吴汀柏转身一看,是那一日与他对弈的儒雅男子。

吴汀柏立即恭敬一礼道:“学生见过先生。”

儒雅男子笑着虚扶一手后问道:“这墙上的字你看了?”

“学生看了。”

“如何?”

吴汀柏本来打算夸赞几句,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正色道:“很乱。”

被吴汀柏唤作先生的男子微微一笑:“评的好。”

吴汀柏微微苦笑,对于眼前人的心思,他想来无从揣度。

就如同今日。

原本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,在亚星共和国第二舰队归港之后就要奇袭亚星共和国火星大本营,若无意外,基本上可以让第二舰队如第一舰队一般损失过半。

可先生却将他叫回了地球,并且让他在这间幼年时听书写字的房间里一站就是一个上午。

腿脚的酸麻还是其次,心中的不甘与烦闷才是要命的地方。

吴汀柏深吸一口气后问道:“先生,您为何要终止行动呢?”

儒雅男子走人房内,在书桌前坐下后道:“帮我研墨。”

吴汀柏无奈,只好乖乖的进了屋开始帮自家的先生研墨。在这过程里,儒雅男子轻声道:“重读古人诗,心中自感慨,可古人终是古人,我们却不能再是我们,这其中意味,我说的是否清楚?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ebookchina.com

(>人<;)